歡迎訪問重慶開達環保集團有限公司官網!

                  全國服務熱線 400-023-0383
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主頁 > 資訊中心 > 常見問題解答 > 水資源危機的三個啟示

                  水資源危機的三個啟示

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開達環保作者:admin人氣:發表時間:2019-12-05 22:03

                    連續兩年,一開春,宣示“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”的中央文件就迎面而來,讓人們對水資源危機有了更強烈的感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011年中央一號文件和中央水利工作會議指出,實行最嚴格的水資源管理制度,劃定了三條紅線。今年1月份,國務院頒布《關于實行最嚴格水資源管理制度的意見》,進一步提出用水總量控制、用水效率控制、水功能區限制納污、責任和考核四項具體制度。這意味著,水資源已經和糧食安全一樣,上升到國家安全戰略高度,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水資源困境如同一塊棱鏡,折射著中國發展過程中的諸多問題:領跑全球的經濟增長,配套設施滯后的城市化,保水、節水的制度缺失。實際上,水資源困境已經在倒逼中國發展戰略轉型,每一條新的發展路徑都需要放在水資源的天平上稱一稱。記者征詢多位專家,獲得三個重要啟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啟示一:摒棄粗獷式發展

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所面臨的水資源危機,由兩個相反的力量造成。一方面是快速推進的工業化、城市化所帶來的巨大水資源需求;另一方面,是工業化和城市化對水資源造成的巨大破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據水利部副部長胡四一今年2月透露,目前全國年平均缺水量500多億立方米,而在2006年,這個數字是400億立方米。不難發現,隨著中國經濟快速發展,水資源短缺問題愈加明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水資源危機的背后,是嚴重的水污染問題。最缺水的地區,往往是高耗水、高污染產業集中的地方。在環保組織“公眾環境研究中心”主任馬軍看來,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,付出了巨大的環境代價。環境惡化的最明顯表現,就是水污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改革開放后,“先污染水資源,后治理水資源”一度成為很多地方官員的口頭禪。以發展經濟為首要目標,忽視環境治理,在很長時期內成為不容辯駁的施政方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東莞的發展最為典型,這個河汊縱橫的嶺南水鄉,在成為“世界工廠”10年之后,已經找不到一條清潔的河流,東莞運河成為橫穿城市的臭水溝,市政府斥巨資為運河修了漂亮的漢白玉圍欄,但河水散發的臭味,讓游客不敢靠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小化工、小印染、小電鍍、小造紙等高污染企業在中國工業化初期幾乎不受限制。工業的粗放發展,造成嚴重的水污染。據胡四一透露,到2010年,38.6%的河流水質劣于ⅲ類,2/3湖泊富營養化,水功能區水質達標率不足一半。飲用水安全受到嚴重威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《中國新聞周刊》記者從湖南省環保廳了解到,湘江水質全年90%只達到ⅲ類水標準。據馬軍介紹,在國際上通常以ii類水為飲用水標準,ⅲ類水需要進行化學品處理才能符合飲用水標準。污染越厲害,加的化學品越多,自來水的口感越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湘江供應包括省會長沙在內的4000萬湖南人飲水,有長沙人表示,“(自來水)不放茶葉沒法喝。”馬軍表示,中國五分之一的水源地被污染,而這些水源地供應著三分之二的城市飲用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工程院院士、中國水利科學研究院水資源所所長王浩指出,中國現行的污水排放指標,還是上世紀70年代初西方國家的標準,中國環境容量本來就比西方國家小得多,“即使每家工廠達標排放,河流水質還是會比正常狀態差很多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中國城市化過程中,一度置環境治理于不顧,城市生活污水肆意排入江河,加劇了水污染程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長沙市2005年只有兩座污水處理廠,每天處理30萬噸生活污水,而整個長沙每天排放的生活污水有100萬噸。每天有70萬噸未經處理的生活污水直接排入湘江。直到最近3年,長沙才突擊修起5座污水處理廠。即便如此,由于污染源眾多且難以控制,湘江每年仍有10%的檢測顯示氨氮超標,低于ⅲ類水標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工業化、城市化迅速推進過程中,不僅沒有實現集約化利用水資源,反而加劇了水污染,導致大范圍的水質型缺水。如果這一矛盾得不到解決,中國的工業化、城市化將不可持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胡四一對此抱有深深的憂慮,他表示,“隨著工業化、城鎮化發展,水資源供需矛盾將更加尖銳,我國水資源形勢將更為嚴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啟示二:“調水”不如“治水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一開春,連續發生了廣西龍江、江蘇鎮江兩起重大水污染事故,引起社會強烈關注。最近幾年,水資源環境事件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媒體顯要版面。據監察部統計,目前每年發生1700多起水污染事件,最近6年共發生15起特大水污染事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2005年的松花江化學品泄漏事故,給當地造成嚴重的飲用水危機。最終哈爾濱放棄了松花江,另外開辟磨盤山水庫作為飲用水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重金屬污染、化學品泄漏,此起彼伏的水污染事故,對集約化用水的城市飲水安全造成的威脅,促使地方政府不斷尋找新的飲用水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因黃浦江污染嚴重,上海市放棄了黃浦江,去長江取水。而環太湖地區的無錫等地,也在尋找新的飲用水源地 ,找不到就超量開采地下水。馬軍指出,每年500億立方米的用水缺口,多半是由地下水來彌補,結果造成地表沉降。華北地區的地下空洞越來越大,而環太湖地區本來就低洼,地表沉降后,造成嚴重內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很多地方已經很難就近找到第二水源,一旦發生重大水污染事故,上百萬人口的城市將無水可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,大規模的調水工程已經提上議事日程。甚至在水資源豐富的南方,如廣州、深圳等地,也在進行從河源萬綠湖引水的工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湘江重金屬污染嚴重,湖南長株潭地區盯上了遠在郴州的東江湖,計劃鑿一條長達數百公里的引水渠,將東江湖水引到長沙。當地人描述,工程之巨,相當于“再造一條湘江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清華大學環境系水業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傅濤對記者表示,“水質出了問題,就通過調水來解決,不僅加大了水資源的成本,還會改變水資源布局,可能帶來無法預知的生態問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梯級開發水電站的水資源開發方式,已經引起一系列生態問題。一些野生珍稀魚類因洄游產卵通道被切斷,瀕臨滅絕或已經滅絕。湖南農業大學生物工程系講師周曉明告訴記者,以前江豚可以從長江游到洞庭湖,再從洞庭湖溯游到湘江上游的永州,而現在,江豚在永州已經絕跡,只能以標本的形式陳列在永州市博物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胡四一表示,目前黃河流域水資源開發程度達到76%,淮河達到53%,海河已超過100%,已接近或超過其承載能力,引發一系列生態環境問題。這是水資源危機帶來的另外一個嚴重后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傅濤認為,解決水資源短缺的最好辦法,不是調水工程,而是就地控制污染,并回收污水重復利用。以色列是全世界水資源最短缺的國家,但他們的污水回收利用率達75%,也是世界最高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啟示三:行政調控應結合市場手段

                    剛出臺的“最嚴格的水資源管理制度”,是通過行政手段來管理水資源。傅濤在接受《中國新聞周刊》采訪時指出,“最嚴格的水資源管理制度是有必要的,但管得嚴格,未必有效,實際上,通過市場手段來調控效果更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的水價是政府定價。由于定價過低,居民節水意識不強,導致浪費嚴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北京市,假如只有500萬人,水價定為3元/立方米就夠了,F在北京有2000萬常住人口,合理的水價應該更高,F在只有不到4元/立方米,每個北京市民月均用水4立方米,每月僅需16元左右。很多人對這個價格根本不太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些耗水嚴重的服務業沒有受到水價的合理調控,它們的大量存在,與日趨嚴重的水資源危機顯得極不協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有175個高爾夫球場或練習場,同時還有數百家桑拿洗浴中心。對一個人均水資源占有量只有100立方米水、比以色列還少的缺水型城市來說,水資源的價值沒有得到體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據傅濤介紹,以色列制定了完善的水價體系,促使用水者不斷提升用水效率。該國水價實行“累進制”,在不同部門和不同地區,水價呈現差異。為鼓勵回收水的使用,政府確定了低廉的回收水價格。家庭用水根據用水量的不同有三種價格。工業用水在使用者允許的配額內價格不變。為進一步使得水價與成本相符,以色列2000年開征水資源開采費,該費率于2007年進行了調整。水資源開采費根據開采行業、水源質量、開采數量和開采地點的不同而定價不一。水資源開采費將增加生產者的成本,并最終影響水價,使得不同的水資源價格有所差異,成為政府調節水資源利用的政策工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另一個缺水的國家澳大利亞,則通過水權有償交易和許可證制度,對水資源進行管理和調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澳大利亞通過立法,將國有水資源以許可的形式分配給地方水利批發商(含水務部門)和農戶,由批發商以買賣的形式將水供應給用戶,從而使水的管理既有宏觀調控,又有市場調節。同時,政府允許不同用戶之間相互有償轉讓用水額度,實行水資源商品化,即通過市場調節配置水資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澳大利亞還建立了一套嚴格的取水許可審批制度。遞交申請報告(包括取水量、取水地點、用途以及對環境的影響等),并繳納申請費;由政府部門在地方報紙上進行公示,征求民眾意見,如有異議,可在規定期限內提出。這個類似環評的作法,可以避免用水者過度開發,破壞水資源環境。(重慶開達環保工程有限公司)

                  亚洲A∨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少妇,国产AV国片精品JK制服无码,国产网在线观看视频网站,亚洲一区二区制服在线